民声有约 特色专题 直播泉州 读报 美食 健康 文旅 报料 视频 图片 创客 V R 县区



您的位置: 泉州网>健康
2021-12-05 22:37:04 来源:《长三角人物周刊》


何奔简介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的心脏中心主任,心内科主任

中华心血管病学会全国常委;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心血管循证与精准医学分会全国副主委,上海交通大学二级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奖获得者

上海市优秀学科带头人

上海市领军人才

上海市“十佳”医生

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

国家卫健委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 

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

何奔教授,一位和心脏打了36年交道的专家级医生。带领我们走近心脏内科医生的精神世界,了解他们的工作内容和工作状态,一起去体会在“心系健康,胸怀天下”的宏愿之下,心脏内科医生们的长年耕耘与付出。

N0.1

“心脏科医生多半是急性子”

尽管拥有许多的头衔,何奔教授却只用了一句话介绍自己的职业:“我是专门用微创的办法修理心脏和它的相关结构的医生,当然我也会很好的使用药物治疗各种心脏病。”

心脏是人体的重要发动机,也是体内血液循环系统的核心。时刻跳动的心脏一旦出问题立刻就会危及生命。如果是肿瘤疾病,晚一两个礼拜,甚至晚两个月开刀也许关系不大,但心血管出毛病的话可能几分钟里人就没了。

心血管疾病的急救,特别是以心肌梗死为主的一类疾病,是最具挑战性,最具复杂性和紧迫性的。其实心脏相关的疾病,包括心脏瓣膜疾病、心律失常以及相关血栓栓塞性疾病等都是需要立刻救治。

而心脏科医生就是一群战斗在生死交界线上的人。

“人们常说医生是救死扶伤,其实我们心脏科做的更多是救死,很多时候病人能不能活下来就在分秒之间,真的是争分夺秒。”何奔教授的一番叙述让人不由地跟着揪紧了心。

“就算是扶伤也要及时,否则很可能会致残。因为医生的工作不只是要救命,还要努力让病人活得更好,给他们Better life。”

专业的特殊性,容不得心脏科医生轻声慢语,在日复一日的治病救人中,他们多半养成了急性子,有时在手术台上甚至显得“比较粗暴”。但那样的着急,是和死神搏斗的紧张,也是医者父母心的深情,让病患放心。

N0.2

“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做医生,对何奔来说多少有点歪打正着。

1980年的高考录取率只有7%,那时候是先知道考分再报考大学,他的考分能上厦门大学生物系,但是经历过十年浩劫年代的父亲却硬要让他读医,只是朴素的愿望,觉得做医生的职业稳定,还能帮助很多人。父子间激烈的抗争一直持续到入读大学之后。

时任福建医科大学的校长是一位“老八路”,他教育新生:要树立专业思想,为国家民族承担起责任,所谓“不为良相便为良医”。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多数单纯,多数也心存家国情怀,有理想有抱负,何奔的想法也在周围同学影响下慢慢发生了转变。

“那时候我们国家正在迎来科学的春天,我初中的时候以为读书没有用了,差点去当了木匠,有过这样的经历,有机会再回来读书,都特别珍惜。当时的志向的确很大,觉得我们读大学不是学一门谋生的专业,而是要‘勇攀科学的高峰’。”

抱持这样的初心,他无论是刚大学毕业时做住院医师,还是攻读硕士博士期间,对临床问题的钻研与追求始终没有松懈。大学毕业到地区医院(现在都叫市医院)做住院医师的第一天值班就做了3个腰穿,一夜没睡地抢救了6个重症患者;第二天交接班就受到老主任“是个好医生的料”的褒奖,这个信念“使我后来一路信心百倍地从硕士读到了博士”,何奔如是说。

硕士时代跟了2种类型的导师,因为那个时候刚刚接触心血管病学这个专业,导师对学生业务能力的要求很高,这种要求也悄悄地,不知不觉地影响着何奔。

有趣的是,刚开始的导师是临床心导管和心超方面的专家,他说欧美的心脏科医生,心超与心导管都是必备的技能,要求学生的学习课程是心血管解剖学,心电图,心脏超声,心脏放射影像;后来导师出国,换了个导师专攻高血压方向,他要求何奔必须学习心血管生理学,病理生理学与心血管药理学;而且连书都给指定好,必须是原版的谁谁谁主编的那一本才行。在何奔眼里,两位导师都是那种才华横溢,才思过人的人,至今想起来,那个时候打下的不管临床还是科研基础,对他后来的行医生涯都很有帮助。

博士期间他又有幸跟随了号称“东方神耳”的我国著名心血管专家——仁济医院心内科郑道声教授,有机会在临床大师身边学习3年,其中点点滴滴的临床奥妙,更是让他受益终生。

何奔博士毕业后就一直在仁济心内科工作,从主治升到副主任医师,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出国接受介入心脏病学的正规训练,成为国内最早的几位中青代冠心病介入专家之一。并在回国后先后出任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心内科副主任,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心内科主任,带出了一支支心脏介入团队,推动了我国介入心脏病学事业的发展。

40岁时何奔就出任了仁济医院这样一个百年老院——心内科底蕴深厚的医院心内科主任,他除了内心特别感谢当年老校长老院长的知遇之恩外,更多的是感觉到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在仁济医院心内科担任科主任14年,他把仁济心内科建设成了国内有知名度,国际上有影响的卫生部首批国家临床重点专科;自主培养了国家杰青,长江学者;开创了冠脉微循环的新理念与新的检测手段,提出了对心肌梗死先溶栓后介入适合国情的“序贯疗法”心肌梗死抢救新理念;建立了国内一流的心脏磁共振团队并据此提出了“心肌梗死后心肌损伤的全新分型”。不仅做了学问,还带出了一支队伍,是他自己认为最值得欣慰的。

2017年底,何奔接受胸科医院的邀请,出任上海交通大学胸科医院心内科主任,心脏中心主任,承担了一个专科医院心血管发展的重任。

四年来,他在胸科医院开展了全国首例的“房颤消融联合左心耳封堵+冠脉介入”一站式手术;在全国超声大会上演示了全国首例“单孔ICE左心房内指引下左心耳封堵器植入”;全国首例经巨大房间隔封堵器左心耳封堵术;他响应“一带一路”的号召,万里单骑赴乌克兰带教该国的首例左心耳封堵手术并一口气完成了三例,成为载入乌克兰心血管发展史上的重要事件,也称为当年度中国心血管十大重要事件。

他发起并编写制定了中华心血管病学会的“左心耳封堵”专家共识,主编了《左心耳封堵术---技术要点与实战攻略》并获得堪称出版界大奖的国家级基金资助(全国每年各行各业就100本图书),极大地推广了左心耳封堵技术在我国的普及推广。

他带领团队在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经导管二尖瓣修复方面进行了开创性的工作,在医院领导的支持下成立了以内外科紧密结合的心脏瓣膜中心,使胸科心血管学科竞争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在短短几年内使胸科心血管中国科技影响力排行从第83位提升到第25位;复旦专科声誉排行进入全国前20位。

在承担繁重的临床与管理工作的同时,何奔也没有放松科学研究的兴趣与热情,4年内为胸科医院争取到2项国家自然基金重点项目资助,发表了2篇20分以上的学术论文。

他也同时承担着交大医学院八年制本科生教学任务,每年的心血管总论,心力衰竭等重要课程,他总是亲自上课,从大纲制定,教材主编,教学授课等每项工作,他带领的胸科团队都高质量完成并得到交大医学院的高度评价。这些标志性的科研与教学工作,使得胸科医院的心血管学科从纯临床型向医教研全面发展的一流大学研究型医院的学科成功转型。

同时,何奔称得上是一位医生科学家。文能写SCI论文,武能心脏介入手术,在业内拥有着良好口碑。他个人学术上也硕果累累, 100多篇SCI论文,总影响因子近500分,个人H指数36。获得过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上海市医学科技进步一等奖等。

但他却谦虚地说,“医生这个职业本来就需要一直学习,专家与学者这两个称呼,我更希望做个学者,因为它代表着一种不断学习的状态,技术学问都是永远学不完的”。他强调 ,“人体是那么复杂精密的有机体,医生在工作中会不断遇到一个个临床问题、科学问题,必然要想办法用不同的手段去解决,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就应该是医生工作的常态,这样的医生才能不断创新突破。”

N0.3

“隔山打牛”带来的职业伤害

目前,介入式治疗已成为解决心血管问题的主要方法之一。不同于心脏外科的开膛破肚式手术,内科的心脏介入手术是利用遍布人体的血管通道,运用先进器械进行的一种体外操作的手术,将导管伸到心脏和血管里面,借助X光进行观察和干预。

说起手术,何奔教授一改低调的风格滔滔不绝起来:“比如通过造影,把管子伸到冠状动脉,能够看到心脏的动脉有没有堵塞,这是金标准。如果有堵塞的话,我们把钢丝通过去,用球囊扩起来,在里面放个支架把它撑住,这叫做冠脉支架术或者冠状动脉介入手术。当然除了这个以外,我们还有很多别的手术,比如说瓣膜的置换手术,瓣膜的修复手术,比如心脏缺损的洞给堵住等等……”当医生在描述他的工作、他的手术时,那种动情和专注显得犹为有魅力。

“隔山打牛”的手术,眼睛无法直接看到,手不能直接摸到,一切都要借助器械进行,无疑更加考验医生的经验和手感。

但相比这些,X射线的暴露才是对介入医生最大的威胁。

X射线的辐射累积到一定量很容易造成血液系统的肿瘤,所以医生要穿上重达三四十斤的铅衣做手术。即便如此,头部和两只手还是暴露在外。虽然有戴在头上的护具,可何教授觉得那个东西很重,压迫了脖子会影响手术,所以一般都不戴。有时遇上紧急的心梗病人他都顾不上穿铅衣,等做完手术才想起来。

“面对危急的生命,我想任何一个医生都是这样,一心想救人的时候是想不了太多的。”他总是这样宽慰自己,同时提醒自己下次不要再忘。

在何奔教授的办公室中目睹过他紧紧绑着腰托的样子,因为常年被铅衣压迫,他的两个节段腰椎间盘突出已经非常严重,职业的伤害终究还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印记。

何奔说他非常理解很多年轻医生不愿选择心内科,因为心脏介入医生的职业暴露可能在医生里是最频繁量最大的,有些男医生的精子异常率也非常高。

“我尊重年轻人的选择,但也会给他们做好榜样。我相信他们能明白,要做一个成功的医生必须有一点牺牲精神和献身精神的。”他说。

N0.4

“医生不能只看病,更要看见人”

采访前从同行那里听说,何奔教授有一套听音辨疾的绝活,他的老师郑道声教授当年就被称为“东方神耳”,如今的何奔也成为行业内少有的能够凭借听诊器挑战心超诊断的心脏专家。

“我曾经用听诊器听出一个患者的乏式窦瘤破裂,他的心上有一条缝,但是做心超就是死活没看到,三次都没看出来。他们不服气,我说肯定是。也没什么根据,我就是听出来了。后来做了造影,发现非常清楚的一束心脏反流,特别细,证明了我的判断。”

“有的时候不能迷信机器,要结合临床,坚持自己的判断。”

何教授淡然地说到,“当医生无非就是诊断和治疗两件事。我一直要求年轻医生不要把诊断的工作全都交给机器,心脏科医生必须学会使用听诊器,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为病人提供有价值的诊疗。”

这样做不仅是为了诊断的精确,还有更深的意思。

在仁济医院时,何奔要求团队医生每天查房都要和病人“身体接触一分钟”,不只是站着看看化验单说两句话就走了,要跟病人有眼神的交流,肢体的接触。最重要的接触就是拿着听诊器,去靠近他的心脏听一会儿,让病人感受到被关注的温暖。

“虽然是细微的一个动作,但这种感觉我觉得可能对病人是很重要的。”

直到今天,何教授手写的门诊病历卡仍然详实工整,给每个患者的心脏听诊永远是最耐心的一分钟,给患者查体总是亲自蹲下身为病人脱鞋除袜。他说“如果医生只看病而不看人,缺少对人的尊重与关怀,绝对成不了好医生。”这是他对学生们再三要求的,也是自己始终坚持的。

N0.5

有丰富内涵的“CHEST”

当被问到从医这么多年累不累,何教授说:“虽然有点累,但是回首望去挺充实的,不仅救死扶伤,还做了学问。”

去年交大医学院的毕业典礼上,何教授作为教师代表给了学生10句话,引用一些英文单词开头:

他希望学生有Confidence(自信),同时要Compatible(相容性);既要Hard work(努力工作),同时要有Health body(健康的体魄),才能应付未来的挑战。面对病人的时候要做到两点,一个叫Effective(有效率),同时要 Equity(公平)。然后要Strive for something(内心有所追求),同时要注意Self-discipline(自律)。最后一个是Thanksgiving,要感恩自己的老师,但是也要 Thinking,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去做一个思想者,这很重要。这些加在一起就是CHEST(胸科)。

节目临近尾声时,说起何教授亲自为交大胸科医院心脏中心设计的 logo,他又详细地说起了自己融于其中的从医理念:CH是Chest Hospital,HC是Heart Centre,中间一个S代表上海,两个H上面像个皇冠的图案,代表要有所追求,摘取医学皇冠上的明珠。他希望自己的团队能够对科学有所追求,能够人才辈出,能够不断攀登医学的高峰。

Mercy Heart; Mighty Tech

仁爱我心 博精吾术

是医者,德技双馨,仁术济世;

是师者,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是学者,孜孜以求,精勤不倦。

从医执教三十载,

救死伤无数,

育桃李天下,

丹心妙手唤春回!

2013年“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奖”颁奖典礼上这段母校给予的颁奖词,当是对医生、学者、教授何奔几十年奋斗历程最好的概括。




责任编辑:
泉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网原创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泉州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泉州网欢迎各兄弟网站开展平等合作。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泉州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泉州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被转载网站、媒体、当事人若认为有侵权之处请来电告知,我们将及时处理。

③ 由于网络的特殊性无法及时确认稿件作者并与作者取得联系。为了保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及时准确地向权利人支付作品使用费,请本网站所用作品的著作权人直接与本网站联系,商洽稿费支付事宜。对于使用时未及核实的权利人,可以向本网站提交权利人身份证明材料。 如需合法使用本网站发布的拥有完全版权的稿件,也请直接与本网站接洽。联系电话:22500260,22500194。 联系邮箱:qzw@qzwb.com。

合作:15880996339 0595-22500230

99国产这里有精品视频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第1页 久久国产福利国产秒拍